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.ingdrt.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.jiezhong.org
    貞元歲云暮,

    朝有曲如鉤。

    風波勢奔蹙,

    日月光綢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元稹《陽城驛》

    接近日暮時分,大明宮延英殿中,皇帝放下了黃帛天書,如釋重負般。

    “天降祥符,賀喜吾皇。”高岳、杜黃裳依次領頭,其余的宰相和方岳便朗聲祝賀。

    皇帝的眼中泛起淚光,舉手示意不必多禮。

    很快,黃帛天書的具體內容在大明宮外陸續披露出來:此書為二丈長的黃絹絲帛,纏繞著中間的碧玉書軸,封頭署名為玄元皇帝也即是太上老君,外面箍著五道青絲繩,發覺時其正系在兩儀殿的鴟吻上,有五色光芒,經過數撥目擊神人及察覺天書的巡城監子弟、中官、宮女的互相取證,情況和描述完全吻合。

    而黃帛天書里面記載的條目,大約是如此三條。

    一條,巍巍皇唐傳至當今圣主,全是天命所歸;

    二條,當今圣主“雖有小跌宕,但終至長遠”,且“清凈無為,至孝至愛,垂拱而治”;

    三條,皇唐圣人和賢人共理江山,國祚延永。

    這三條,因為宰相和方岳們都在場親眼看到的,所以絕對不會是假的。

    而更鐵的證據進一步傳出:

    在延英殿內,目決完黃帛天書后的皇帝,對諸位大臣坦誠:“其實上月朕在睡夢中,突覺殿內有一角燃起金光,朕心中覺得奇異,因平日里寢殿的帷幕全是青色或赤黃色,此光便格外醒目,朕在夢中起身,見一星冠羽衣、凜凜如仙人般的長者,對朕說下月必有賜福,轉忽消失不見。”

    “此賜福必是如今的黃帛天書,此長者即是玄元皇帝!”以太子少師高岳為首的大臣們恍然。

    皇帝也點頭,但語氣猶自謙虛:“玄元皇帝之意,朕豈能不從?不過封禪歷代罕有,目的只是為祈求華夏安泰、君臣和樂,不得過于彌漫鋪張。”

    群臣也都應允。

    旬日后,近萬華州父老再次來到京師,請求封禪。

    這次皇帝答應下來,并邀請其中七十歲以上的老人于含元殿前,舉辦大宴款待,且各自賜予錢帛。

    由是父老鄉親們莫不歌舞醉倒,口誦太平,心滿意足地離去。

    集賢院、崇文館、弘文館諸學士,以陳京為首,立刻獻上《天書祥符頌》,皇帝投桃報李,將陳京拔擢為四品。

    中書侍郎杜黃裳下達堂牒,征召普天下精通貞觀禮、開元禮的學者、儒生,皆賜七品八品官身,至大明宮史館集合,謄錄全國各地的符瑞祥異,且修撰封禪儀注。

    太子少師高岳又向陛下舉薦說,判度支自從裴延齡畏罪自裁后,始終由宰相兼領,因其事務繁多,不利于宰相們坐而論道,而王紹此人精于吏事、擅長財計,之前于西北營田水運、六城代北水運、征淮西供應糧草等職位上,全都忠勤恪守,運轉無缺,可授戶部侍郎兼判度支,領國庫左右藏,監管度支、戶部、鹽鐵三司事,主持此次封禪的財用。

    皇帝自然答應,很快王紹入京,判三司,而各鎮進奏院也都響應,踴躍支給“飛錢便換”,由京師里的質庫兌換,百萬貫的“贊禮錢”很快籌措完畢。接著經宰相批準,國庫支出一百五十萬貫來,而同時皇帝本人也從南庫里拿出五十萬貫來,交到王紹手中,王紹立刻馬不停蹄,自全國各地調運封禪所需物資,并翻修建筑,建筑所需主要包括三方面:一個是皇帝前往hua yue,沿途的行宮、橋梁、道路翻新;一個則是翻修hua yue廟,并增設金天王觀,供皇帝封禪之用;最后一個,則是要在禁內的金鑾殿前,新筑一內道場,供安置黃帛天書。

    恰好這時司馬承禎的兩位得意子弟,田良弘和蔣含弘都已來到長安城,這兩位一聽說有黃帛天書降臨,頓時把驗證真假的事拋諸九霄云外,即刻向中書門下及禁內奏請:

    安置天書的內道場,即刻命名為“真陽觀”,并在觀內筑起“結采壇”九級,用沉香木雕刻為神輿,并用金銀寶玉裝飾,以黃帛天書作為玄元皇帝的“神體”,安放在神輿之中,陛下出行hua yue時,要以天書神輿在前開導。

    幾乎同時,靈虛公主及數位京師女真煉師,至真陽觀參與齋醮,結果靈虛當夜宿于寢殿中,又夢見其母昭德皇后,言封禪后當保皇唐國祚安康,次日靈虛公主的侍婢在輔興坊靈虛女冠的桃樹上,又看到一卷青帛天書,封頭落款正是昭德皇后。

    很快普王、王士平、義陽、德陽等各位皇親國戚也不甘寂寞,紛紛上奏,稱應將昭德皇后神格化,并在禁內再建一所女冠奉祀真容。

    皇帝也只好答應下來,便傳旨將靈虛女冠移至禁內。

    心領神會的田良弘和蔣含弘,即刻將靈虛畢箓為“洞玄師”,互相間以師兄妹稱呼,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到了五月,麟德殿中舉辦圣誕大筵,皇帝親自觀賞了驃國舞樂師演奏的“南詔奉圣樂”,而同時西蕃、南詔、驃國、環王、西域諸國都奉獻了大批寶物來,最多的就是黃金、瑪瑙、香料、生玉,用來制作封禪所用的各種玉器。

    宴會后,有些微醺的皇帝安排了“封禪諸使”:

    封禪處置使,中書令韋皋,太子少師高岳;

    封禪度支使,太子少保杜佑,戶部侍郎王紹;

    封禪大禮使杜黃裳、儀禮使陸贄、儀仗使渾瑊、鹵簿使高崇文;

    封禪橋道使鄭絪、孟光誠;

    封禪儀注使陳京、韓愈、柳宗元、劉禹錫等全是學士身份;

    真陽觀天書使,田良弘、蔣含弘;

    靈虛觀天書女真使,靈虛公主......

    一時間京師乃至天下,頓有重歸盛世的煦煦之感。

    五月末,陳京將初步修撰好的封禪儀注書,獻給皇帝過目,皇帝堅持和群臣一同審定,增刪了十余處后,交還給陳京,限期半個月加以徹底完善。

    于是集賢院、崇文弘文二館,還有史館,又要通宵達旦地加班加點。

    表面的和緩川流下,始終有暗潮涌動。

    “圣主讓神策決勝軍使兼合川節度使高崇文入京,為封禪鹵簿使,此是何意?”劍南進奏院當間,韋皋如此詢問各位隨行而來的幕僚。

    “神策軍和神威軍,是而今圣主最倚重的禁旅。”得到的回復如此。

    韋皋點點頭,然后便猜度說:“神策決勝軍駐屯地在鄯城、臨洮、積石三地,軍力兩萬五千,據說高崇文此次要帶五千兵過來,如單純為圣主儀仗所需,會不會太多了點?不,我覺得這是針對我和逸崧來的。”13百度一下“大唐官杰眾文學”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。


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.ingdrt.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.jiezhong.org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