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一三二五 阻斷針

作者: 岐峰  分類: 都市言情  更新時間:  直達底部
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.ingdrt.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.jiezhong.org
    咖啡店門口,我看著迎面走出來的服務員,還有他手里的咖啡,微微楞了一下,隨后搖了搖頭:“你送錯了吧,我的咖啡已經送過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送來了,沒有啊?”服務員聽完我的話,也跟著楞了一下,隨后看了一眼桌上的咖啡杯,一下就懵:“哎?這是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回事,你們肯定是送錯桌,或者把單號給記重了,你自己再對一下吧,錢給你,不用找了。”說話間,我在手包里抽出了五十塊錢,用咖啡杯壓在了桌子上,招呼著毛毛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稍等一下。”服務員見我要走,伸手把托盤放在了桌子上:“你稍等幾分鐘,讓我回去看一下監控,可以嗎?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一杯咖啡么,至于這么麻煩么。”聽完服務員的話,我有些無語的點燃了一支煙:“算了,你去查吧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你誤會了,我不是這個意思。”服務員看見我面色不悅,頓時開口解釋了一句:“今天我們店里,只有我一個人服務員在上班,而且后廚那邊也沒人出來過,我只是想確認一下,你這杯咖啡是誰送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”聽完服務員的話,我頓時皺眉。

    “我們店里,今天就只有我一個服務員上班。”那個服務員說話間,又看了看我桌子上的咖啡杯:“這就怪了哈,你這杯咖啡,是誰送來的呢?”

    “學生呢?你們店里不是有很多勤工儉學的學生嗎?”聽完服務員的話,我心里咯噔一下,腦門瞬間見汗。

    服務員搖了搖頭:“不會的,因為今天是周一,是上學的日子,怎么可能會有學生來上班呢!”

    “毛毛!把東西吐了!快!”聽完服務員的話,我轉頭就對毛毛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吐什么呀,飛哥,你怎么了?”毛毛看見我激動起來的情緒,有些莫名其妙的:“好端端的,我吐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別廢話,扣嗓子眼,把剛才喝的東西吐了!快點!”我這邊在說話間,伸手就要把手指往毛毛的嘴里面塞,而毛毛看見我的舉動,一步退了出去:“飛哥,你沒事吧?”

    “你沒聽見服務員的話嗎!快點把剛才喝的咖啡吐出來!快!”看見毛毛這幅樣子,我都快急瘋了,但他還像個沒事人一樣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聽見了,不就是上錯了一杯咖啡嗎,這有什么大不了的,你該不會怕里面有毒吧。”毛毛最近一段時間都在龍城那邊,并不知道我們這邊的情況,加上長期安逸的生活,已經讓他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了,直到此刻,他都沒覺得這件事有什么意外的。

    “別他媽廢話了!跟我走!快點!”看見毛毛這個樣子,我都想上去給他一腳了,伸手抓起他的手腕,邁步就要往我停車的地方跑。

    “飛哥,你等一下!”我這邊剛一抓住毛毛的手腕,他的身體一下就僵住了,接著伸手一捂自己的肚子:“哎呦,我這個胃怎么這么疼呢?”

    毛毛說話間,一下子就蹲在了地上,臉色瞬間慘白無比,額頭上的汗珠也連成了線。

    “叫救護車!快點!”看見毛毛的狀態,我扯著嗓子就對那個服務員喊了一句,隨后伸手就要繼續摳毛毛的嗓子眼,讓他先把喝下去的東西給吐出來,結果剛把手伸到毛毛嘴邊,他“哇”的一口就吐了出來,之前喝的咖啡噴了我一手,接著還沒等我反應過來,毛毛“哇”的一聲,又吐了一口,這一次吐出來的,是一口黑褐色的血液。

    “啊!”站在我身邊的服務員看見這一幕,一下子驚叫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艸你媽!愣著干什么!叫救護車啊!!”看見服務員已經嚇傻了的模樣,我眼眶發紅,對著她就是一聲嘶吼,隨后服務員才如夢方醒的掏出了隨身的手機,顫抖著撥通了號碼。

    趁著服務員打電話的功夫,毛毛的嘴角已經泛起了白沫,看見毛毛這副樣子,我半蹲了下去,把他的頭捧在腿上,使勁拍了拍他的臉:“毛毛!毛毛!你挺住!沒事!肯定沒事!啊!”

    “飛、飛哥……”毛毛把話說到一半,又是一大口血吐在我身上,隨后白眼一翻,就開始不停的抽搐。

    “毛毛!毛毛!”看見毛毛這幅樣子,我聲音特別大的吼了一嗓子,但是毛毛已經根本聽不見我的呼喊了,很快,那些步行街上的行人什么的,就把我們這邊圍了起來,開始看熱鬧。

    “哎,這人是怎么了?”正在我們這邊陷入混亂的時候,一個背著斜挎包的青年擠進人群,蹲在了旁邊。

    “滾!”看見青年靠近,我失去理智的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放松!我沒有惡意!”青年看見我的狀態,抬起雙手微微示意了一下:“我是個醫生!”

    “醫生!救救我朋友!他中毒了!”我聽見這個青年的話,仿佛在無邊黑暗中抓到了一絲曙光,大聲開口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!好!你別著急!”青年聽完我的話,直接蹲在了毛毛身邊,翻看了一下毛毛的眼皮,接著伸手就向包里摸了過去,隨后把手伸在包里,直接對著我揮舞了過來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隨著青年手里的挎包向我襲來,一截刀尖直接刺破了挎包的布料,在我的肩膀上劃破了一道傷口。

    “我艸你媽!”我的肩膀被青年一刀挑開一道傷口以后,心中瞬間被憤怒填滿,對著青年的臉上一拳就砸了下去,青年被我砸了一拳之后,也向后一仰身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青年倒地之后,我一步竄上去,直接把他壓在了地上,對著他臉上嘭嘭的砸了好幾拳,隨后青年臉上頓時開始鼻血長流,同時手里的刀也開始對著我身上不斷地比劃,很快就在我身上留下了好幾道傷口,這時候,那些圍觀的人全都開始掏出手機拍視頻什么的,也沒有人幫忙。

    我這邊按著那個持刀的青年,對著他臉上連續掏了十幾拳之后,他的臉頰已經迅速浮腫了起來,同時他也抓住機會,對著我的胸口,一刀就劃了上來,看見他的動作,我本能間抬起胳膊擋了一下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青年這一刀過后,頓時在我的胳膊上留下了一道狹長的傷口,吃痛之下,我身后按著他的臉,用他的后腦勺使勁往地上一撞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一聲悶響過后,這個人翻了一下白眼,直接被我給撞暈了。

    踏踏!

    我這邊放倒這個青年之后,還沒等起身,身后就傳來了一陣腳步聲,我下意識的轉過頭,隨后一個青年手里攥著什么東西,對著我就刺了過來。

    撲棱!

    在青年邁步沖上來的一瞬間,本來已經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毛毛,也不知道是哪里來的力氣,猛地從地上竄起來,一下子抱住了那個人的腿。

    咕咚!

    后面那個竄出來的青年,估計也沒想到毛毛竟然還能爬起來,所以猝不及防之下,直接摔了出去,手里的東西正跟我擦身而過,噗嗤一聲扎在了一個圍觀的青年腿上,把那個青年扎的一聲哀嚎。

    等那個青年手里的東西扎在別人身上,我才注意到,他手里拿的是一個很大針頭,此刻針管里面的東西,已經全都注射到了那個圍觀青年的身體里,也不知道是什么東西。

    “都讓開!”

    我這邊剛準備對那個拿著針頭的人撲上去,人群外面就傳來了一陣喊聲,等人群散開之后,四個穿著制服的警察直接沖進了人群里,也不知道是在哪來的,那個拿著針頭的青年看見警察來了,起身就要跑,但是還沒等跑出兩步,就被一個警察踹倒在地上,直接戴上了手銬。

    呼啦啦!

    那個拿著針頭的青年被警察控制住以后,我起身就要往毛毛身邊跑,另外幾個警察直接把我按在了地上,一個警察指著那個已經昏過去的青年,看向了我:“人是你打的?”

    “救我朋友!”我滿身是血的趴在地上,看著已經徹底沒了動靜的毛毛,聲嘶力竭的一聲吶喊。

    “都讓開!”這時候,人群外面再次傳出了一陣喊聲,隨后幾個穿著白大褂的醫護人員,速度很快的跑進人群里面,開始圍著毛毛和那個被我打暈的青年檢查身體,而我也被幾個警察從地上拎起來,邁步向外走去,等走到街口的時候,我才發現步行街這里是有警務亭的,這幾個警察應該也是在這里出去的。

    我被四個警察帶走之后,直接送到了公安醫院,進行上樓處置,一個小時之后,我從手術室出來以后,就被治安大隊的人帶到病房里,開始取起了筆錄。

    咣當!

    我這邊正在錄入基本信息的時候,病房的門再次被推開,隨后任哥帶著袁琦,還有另外兩名便衣刑警,直接走進了房間內。

    “任隊!”

    “任隊!”

    任哥進門之后,正在給我取筆錄的兩名警察,一同起身跟任哥打了個招呼。

    “嗯,辛苦了!”任哥進門之后,臉色略微有些陰沉,對其中一個人點點頭:“這件案子我們刑警隊接手了,手續已經批過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既然這件案子歸你們了,我們就不打擾了。”治安大隊的人聽完任哥的話,又跟袁琦他們打了個招呼,隨后邁步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“任哥,毛毛怎么樣了?”等治安大隊的人走了之后,我急不可耐的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任哥聽見我的問題,重重的嘆了口氣:“毛毛的事一會再說,袁琦,先帶小飛去打阻斷針!”百度一下“混子的挽歌杰眾文學”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。


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.ingdrt.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.jiezhong.org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